•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3.28山西王家岭矿难救援纪实(4)

2017-01-08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王家岭,山西省河津市樊村镇的一个自然村名。王家岭煤矿是国家十一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井田位于山西省乡宁县和河津市境内,出煤的通道在河津市王家岭村。但一次事故,让数十条生命瞬间消失。今天的《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们继续和您一起关注和回顾魏荣汉所采制的报告文学——“3.28山西王家岭矿难救援纪实,第四集”。

王家岭矿难被困的井下。罗欠徕他们害怕敲击会带来瓦斯爆炸,改用木棍敲击。邢文杰他们看到了从管子上流出了水,那水,越来越大。湖南籍工人彭广件望着黑乎乎的管子和水发呆:“水要是从这里下来,就全完了。”有几个矿工向敲管子的人哀求:“别敲了,千万别再敲了!”

湖南人彭广件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河津刘老汉的经历也不是个例,这些矿工的心情也可以理解,“赔死人不赔活人”,曾听说有黑心的煤老板啥事都能干得出来。但是,在这井上井下隔绝的环境里,他们并不知道,为打通这个“生命之孔”,技术人员立了军令状,指挥部也经过了慎重研究,就是出点水,也不会有大问题。他们也不知道,党中央国务院正在不惜代价,动用所有的人力物力抢救他们,省长在呼唤他们,全国人民在等待着他们!从管子上流出来的水,很可能是钻孔时打通了一点地层水,顺着管壁流下来的,这个2号孔,有250多米深,出一点水也是正常。

河南籍工人高世新看了看东倒西歪的工友,哼了几句豫剧。这是安慰,也是送行;这是诀别,也是同行。他意识到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他想他在走向天堂前还能做些什么,他摸着找到一根榆树坑木,剥下树皮,吃了起来,然后用水蘸湿,送到工友手中,塞到工友嘴里。五天五夜了,他们粒米未进,正在走向生的终点,临近死的边缘。他还想站起来,但再也没有了力气,他想活下去,但尘世间容不得他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行!好死不如赖活着,我的义务还没有完成,我不能这样死去!他又剥下一块树皮,啃了起来⋯⋯ 河津。人们又沉下了脸。电视机前面的人们,一个个急红了眼:矿井下的弟兄们,你们还好吗?那“咚咚咚”的声音,怎么没有了?你们怎么不敲呀!信你们收到了没有?救命的营养液,你们喝了没有?你们现在需要什么?这里的人们都在等你们呀! 莫非⋯⋯

面对电视机里播音员沉重的讲述,张庆生和李芸两个从来没有红过脸的夫妻吵了架。李芸沉下脸:“生命迹象消失了。”

张庆生盯着电视机:“不,不会的,我有感觉。”

李芸抽泣起来:“电视上都说了,整整一天没有回音, 下面出事了。”

一向文质彬彬、人称大好人、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的张庆生一反常态:“你胡说,下面的人肯定还活着!”

“你为啥骂人?”李芸觉得很委屈。张庆生咆哮起来:“你再说一句我还要揍你!”张庆生说着捏紧了拳头,怒目而视。李芸一把抱住张庆生:“我何尝不希望下面没事?你揍吧,只要下面的人还活着,我心甘情愿挨揍,你揍我153巴掌,如果能救活153人,你就是功臣哪!”说着抓起张庆生的拳头朝自己的嘴上狠狠地打了起来。

还有什么可说的?还有什么语言能说!还用表达什么?还有什么方式来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