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北京721暴雨——城市之殇4

2017-01-31 23:30-23:59 责编:母晨静

00:00 00:00

 

有网友给丁志健建了一个网上纪念馆。傍晚时,有网友给他留言说:“小丁,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暴雨倾盆!”

北京721暴雨之后,微博上流行一则“落水汽车内逃生法则”称,如果被困在车里,无法打开车门逃生时,你只需把座位头枕拔下来,用那两个尖锐的插头敲打侧面玻璃,破窗而出。这则微博被转发上万次。但随后,也有汽车维修专家说,这种方法并非所有情况下都能行得通。

广州广保丰田汽车销售服务公司车间经理卫国光是汽车维保行业的资深人士。他说,汽车头枕敲碎玻璃的方法其实并不值得推广。他表示,如果在空间足够的情况下,头枕插头有可能敲碎玻璃。但在水涌入车内,车主慌乱的情况下,车内空间狭小,人很难用上劲。而且,不少头枕插头的头都是平的,而非尖的,未必能敲碎玻璃。此外,也不是所有的车的座枕都能那么容易拔出来。

为保险起见,还是在车内放一把羊角锤或专门用来车内逃生的安全锤比较稳妥。这种专用工具除了能敲碎玻璃外,后面还带着一把刀,可以割断安全带。至于有人提出用高跟鞋敲碎玻璃,之前他们也尝试过,难度很大。“高跟鞋的跟毕竟不全是金属的,也不够尖利。”

说到汽车落水自救,其实很多人也感慨这是一个矛盾,在汽车落水的时候,我们总是希望车窗玻璃越容易砸碎越好,但是我们买车的时候,却是希望汽车玻璃有足够的强度,越结实越好。很容易用头枕砸碎的汽车玻璃,说不定是不合格的汽车玻璃。

城市积水首先危害的是城市交通,即便是20分钟的暴雨也能使公路立交桥下造成严重积水,导致涉水车辆的熄火,就可能形成交通的堵塞。

2003年12月3日在澳大利亚的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在十几个小时内降雨120多毫米,使市内部分地区积水,许多驾车的市民不得不弃车而逃,或站在车顶或站在马路边的高处求救,相关部门收到的手机求救电话就有上千次,当地警察及时派出一批橡皮船出来救助,才未造成人员伤亡,但经济损失严重;1个多月后,2004年1月29日晚,仍然在墨尔本,一场雨下了不到2个小时,降雨量不到70毫米,在该城东北部被水淹,水深约0.5米,不仅造成交通混乱,许多商店、居民住宅及车辆被淹,损失超过100万澳元;2004年3月31日,香港下雨不到70毫米,洪源路等地水深及膝,汽车被水半淹,木屋居民纷纷报警求救;2004年4月1日上午在广州出现降雨天气,时间1小时左右,降雨量也只有37.6毫米,但造成多处浸水,海关学院对面马路100多米长的路段浸水约0.7米,相关的报警和求救电话大增;2002年7月30日我国成都市的一场暴雨使市内部分地区受淹,五福立交桥和五块石大道立交桥下的积水达1.5米,交通中断达8小时,市区共有13处出现积水,西城角低洼处水深齐腰,经民警救助153人得以脱险。类似的例子近几年在我国许多城市都曾发生过。造成这些灾害的降水的特点是:时间短,可能只有几个小时,有时甚至不到一个小时;降雨强度大,1个小时就可能下三五十毫米,但降雨总量到不一定很大;降水范围较小,只是城市的一部分,甚至只是几个街区;灾害持续的时间不长,一般几个小时、最多一天就过去了。正是由于雷阵雨的阵性和分布不均匀性,使得这种短时、局部性的强降雨预报起来比较困难,特别是具体的降雨的区域很难预报,因为它有时只有十几平方公里、甚至只有几平方公里;另外,降雨的强度也不易把握。

2012年7月21日的北京暴雨已经过去,但这次暴雨引发的关于城市内涝问题的争议却并没有如道路上的积水一样迅速退去。当人们在微博上用祈祷蜡烛的表情代替“看海”调侃的时候,当人们开始为用头撞车窗试图逃生的车主丁志健唏嘘的时候,当暴雨结束后两天京港澳高速仍然积水难排的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自然再次动用了它最擅长的力量,再次拷问这座飞速发展的城市是否已经拥有了与之相匹配的抗灾能力。

下水道号称一座城市的“良心”。台湾文化名人龙应台曾说:“检验一座城市或一个国家是不是够现代化,一场大雨足矣。或许有钱去建高楼大厦,却还没有心力去发展下水道;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你要等一场大雨来才能看出真面目来。”